My JSP 'header.jsp' starting page
   My JSP 'papergrades.jsp' starting page

    行业新闻 / Breaking News

一季度经济增长6.4%! 这次真的不一样

      信息来源:国是直通车 更新时间:2019-04-17 10:08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6.4%! 中国经济一季度平稳开局。
        2018年,在内外环境制约下,中国经济增速逐季下滑,四季度创下了近年新低。1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中国经济显现企稳迹象,2019年首季国内生产总值213433亿元,同比增长6.4%,与去年四季度持平,超过市场预期。
        经济企稳背后,宏观调控的作用不可小觑。
        基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,宏观调控是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的重要载体。既然是政策或政策组合,就必须以特定的经济、政治、社会等条件为出发点,有针对性、前瞻性地对市场机制的失效或失灵进行调校,抑或对市场机制作用力不够的领域予以补充、强化。
        中国经济长期的高速增长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,成绩之显著毋庸讳言,而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不仅是“新常态”,也是内外部条件发生变化的必然之举。高质量发展不仅需要市场的有效对接,同时需要宏观政策高质量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
        本轮宏观调控,决策层多次重申不靠“大水漫灌”的强刺激。与以往相比,从政策出台的动因到政策内容、从政策目标到政策工具,均凸显市场的第一性作用,政策的逻辑和自洽性较强。
        那么,为什么减税降费、“放管服”等政策成为本轮调控的关键词?
        首先,经济发展阶段已发生根本性变化。如果说之前的经济仍然属于工业革命的范畴,那么新经济即便被冠以“第四次工业革命”的名称,其内核却是科技,特别是与数字化相关的科技。与之对应,资金和技术是工业时代的核心生产力要素,而科技是数字化时代的核心生产力要素,并且是愈来愈“软”的科技,如大数据,AI(人工智能)、VR(虚拟现实)等。中国在数字科技的应用端取得长足进步并具备一定的先发优势,新经济的成分已蔚为大观,由此,宏观调控必须考虑宏观经济的质变。
        其次,传统的经济增长引擎马力下降,政策供给需要“新能源”。拉动GDP增长的三驾马车中,加大投资的边际贡献递减已是不争的事实,净出口的增加受制于劳动力成本的上升、中低端产业的转移以及全球范围的贸易摩擦,而消费需要长期培育且结构性短板的补充是个系统工程。因此,三者合力驱动经济高速增长的基础不在,即便加大政策力度,效果也未必达到预期。而资源都是稀缺的,政策资源也不例外,一旦投资特别是固定资产投资的回报出现趋势性下降,加大资源投入是一种变相的浪费。
        再次,聚焦市场和微观主体是培育良性政策环境的点睛之笔。实体经济的发展困境重要的原因是成本高企而效益不理想,所以,资金才会向金融和房地产等虚拟经济领域汇集,脱实向虚才会成为久治不愈的顽疾。减税降费直接对病灶进行靶向治疗,真正降低实体经济成本,焕发实体经济投资热情。税费成本对于实体经济收益率的影响是极其显著的,随着价值链整体成本的降低,系统性提升经济产出就成为可能。“放管服”是针对隐性的行政成本,全流程提高政府的服务效率,本质上仍然是降低经济运行的成本。一旦经济主体的负重下降,那么,效率的提升只是时间问题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,宏观调控政策的目的是激发微观主体活力,纲举才能目张。本轮宏观调控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,货币政策保持稳健,财政政策趋向积极,并且是更为科学的积极。在新经济的大背景下,驱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根本力量是微观主体,是企业家精神。宏观调控政策和政策组合是构建“六稳”的制度环境,培植发挥微观主体作用的土壤,去除不必要的约束和限制,进一步激发其主观能动性。
        基于此,这次宏观调控确实不一样。


合作伙伴   Partners

My JSP 'link.jsp' starting page